和妈妈一起生活的日子

散文  / 倒序浏览   ©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楼主# 2020-5-10

跳转到指定楼层
        最初有意识到妈妈的存在,应该是躺在妈妈的腿上,听她们谈话、进食,感受着她身体仰合产生的轻柔挤压,醒了也不睁开眼,那样迷迷糊糊地躺着很舒服。妈妈是那种见人能聊上半天(小孩的时间总比大人的长)的人,记得多少次扭着身子,抱扯着妈妈的腿,不停地嚷嚷“走了,走了。妈妈。”回答虽然是:“好,好,我们走。”但脚步却不见一丝移动。无聊无奈的我只好抱着妈妈的腿,出神地仰望天上的月亮,细辩上面的暗纹。因为从来没有想过可以独自离去。可生活也不总是云淡风轻。当几个大人用担架将母亲从家里抬着走出去时,我和姐姐吓得大哭,追出院子,追到大街,在临街的转角处邻居才把我抓住。如此害怕地哭喊,在记忆中是唯一的一次。过了很久之后才知道,妈妈当时是去生妹妹或是弟弟去了。在那之后,每逢轮到我和妈妈睡觉,如果半夜醒来,都会爬起身,伸出小手探探她的鼻息。孩童对妈妈的依恋和担心都是那样直接吧!
    没上过学的妈妈,每写一个字,总是先用笔尖在纸上来回地比划,像是要用那短暂的时间想清楚该写的字是个什么样。她不苛求我们的学习的成绩,但如果某天老师说了我们的好话,她会转述给你。“今天李老师跟我讲,说你缺课半个多月(爸爸的探亲假),她还在考虑要不要帮你补补课,没想到你考试还考得蛮好。”这是妈妈对我的一次转述,在她转述时,我能感受到她眼里的骄傲。这样的转述,对我自信心的树立起着积极的暗示作用。
     在行为方面的教育,应该说妈妈是把好手,她特别能发现一些细节。可能在吃饭时打闹,有一段时间摔坏了不少碗。一次饭前,妈妈说:“你们还小,用五个指头托着碗,容易滑出去。如果这样,”妈妈示范着,接着说“用拇指扣住碗沿,另外四指抠碗足,碗就不容易摔了。”照着妈妈的比划做,甚至把碗倒过来都没事。对六七岁大的儿童来说,煮饭是一件比较难的事。下多少盅米,水开时干什么,水干时又怎么做,这些能量化,或在某个节点的操作,妈妈一说,就理解了。但加水的多少,却让我犯难。捧着一瓢水,倒一点,仰头看一看妈妈,直到她开口叫停。看出了我的疑惑,站在一边的妈妈上前把着我的手,让我握住拳头伸进锅里,将拳头贴着洗好的米浸入水中,说:“水刚淹过你的拳头就好了。”这玩一样的招数,增加了我做饭的兴趣,只是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招是她的家传,还是她的独创,可再也没有弄清楚的机会了。
       妈妈也是那种只要你感兴趣,就会放手让你去做的人。你感到家里的自行车有问题,那你自己保养维修就是,反正那东西也很难整坏。百密一疏,她没想到我会拆家里的小闹钟,发条突然弹出的一堆小零件,我再也没能组装复原。这事老爸至今仍不时拿出来当笑谈。正因为妈妈的这种性格,使成功的喜悦和失败的沮丧常常陪伴着我,既培养了我独立处理问题的能力,又使我可以坦然面对成败。学了比例、平面几何,裁剪的书能够看懂了(可没上过学的妈妈是怎么看懂裁剪书的?),在妈妈制衣物时,不免伸头探脑,严重地妨碍了妈妈的操作,这时她找出一张牛皮纸,把我划到一边:“你去找个地方,画画你自己的裤子。”当时布料都要票,她不得不谨慎。那年代,夹克可不是多见的衣服,当我说要为自己做一件时,妈妈买来浅灰色灯芯绒布料,让我自己剪裁,因为她没有做过,而我照着书本已经做了几条裤子。可是结果坏了,在缝合时,腋窝处出现一个洞(计算错误)。妈妈举起衣服看,然后很冷静地对我说:“会有办法的。”第二天她领着一位衣着时髦的阿姨谈笑着走进屋里,阿姨边走边上下打量焦急不安的我,脸上露出好玩的神色。经她们一阵摆弄,腋窝处的洞没了,而且拼接的效果,仿佛是书上原本就那么设计的。这时我才松了一口气。而且她们的行为也让我知道:在遵循原理的基础上,有些事是可以变通的。
    很少见妈妈哭,即使有,也只是默默的流泪。记得一个傍晚,天已擦黑,那时的平房都不关门,妈妈站在厨房门口签收电报,看完,木然回到炉前坐下时,泪已流了下来,手机械地往炉膛里添柴,偶尔慢慢地抬起攥着电报的手,用手背抹掉脸上的泪。天全黑了,灯也没人开,我在一旁木木地站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或做什么,就一直静静地看着炉火映照着的妈妈流泪的眼。那次是接到小舅意外死亡的消息。还有一次,我和一帮小孩在别人屋前,又蹦又跳,唱歌似地不停叫喊着一个小女孩的“花名”,不仅惹哭了女孩,还连带着她的妈妈,当那位妈妈实在忍不下去,哭着冲出来怒骂,我才石化在她面前。惊愕之余,茫然四顾,哪里还有刚刚还在一起的小伙伴。小孩在一起玩耍,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所以当时对那位妈妈的盛怒与吼叫一点都不能明白。于是很无趣地挪着脚离开。晚上妈妈下班回家,拉我到跟前,轻轻地说:“小云,(上学前我一直叫这个带女性化的名字)今天你丢妈妈的脸啦。等下和妈妈一起到XX(小女孩的名字。忘了)家,给她们认个错。”妈妈说话时,眼睛红红的。
    。妈妈也有生气的时候。一次放学回家,妈妈干着活,扭头盯住我的眼,缓慢地说:“你有两个同学叫什么,住在上面的。他们说你被派出所抓了!''然后提高了一点声调接着说:”我对他们说:‘我的儿子我知道,不会出这种事情!’”看妈妈生气的样子,我怔住了。但为了这份信任和妈妈的面子,只有本分地做人了。

已有 0 人打赏作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作者

航票123

举人

  • 主题

    14

  • 帖子

    14

  • 关注者

    0

楼主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