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2020-4-30

跳转到指定楼层
【”渌水杯”来稿选登】朱凯旋《桂花酿》

《桂 花 酿》

  “给你一碗桂花酿,碗底全是碎花瓣,甜的那么淡,心是那么伤,满脸是泪的我,你看也不看……”,张宇在歌中这样唱到,伴着歌声,忆起的是魂牵梦绕的人儿,都说人死后会变成一颗星星,在天上看着你,而你,到底是哪一颗啊。

    奶奶的院子里有一棵桂花树,从我记事起,那棵树就在那里,高大挺拔,昂首挺立,年年都会结出许多小桂花苞,开出比任何鲜花还要香的小花朵。桂树正在茂盛的时期,好像要把它的全部生命力展示给我们看。走近那一丛桂花树,霎时刻已不是一缕飘香,而是一股又一股浓郁的香。那香味铺天盖地地扑来,把我笼罩在其中,阵阵轻风把香味吹到我面前,似乎我也生根发芽,长成了一株桂花树。站在桂花树下,如同享受芳香疗,一阵阵芳香扑鼻而来,妙不可言,这香味可以持续整个深秋,或初冬,或更久。记忆里,每到桂花盛开的日子,就到了奶奶最忙的时候。天还没亮,奶奶就已经起来摘桂花了,奶奶说,清晨的桂花最为新鲜,做出来的桂花糕才香甜可口呢。我最爱吃奶奶做的桂花糕,细细咀嚼,滑软油润、软糯甘饴,又甜而不腻,清香可口。而奶奶做的桂花茶,入口却是苦的,回味起来才有一丝甘甜,沁人心脾。奶奶常说,做人呢,就要像桂花茶一样,先苦后甜,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最为诱人的要说那桂花酿了,桂花酿的制作是颇为复杂的,奶奶虽然年纪大了,但做起桂花酿却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浸泡、发酵、调整、陈酿、过滤,一系列的过程都一丝不苟的对待,不敢有些许的含糊,看着做好的桂花酿,不像酒而胜似酒,粘稠绵甜,带着桂花的天然香气,奶奶笑得像个孩子,得意的分享给大家。那时的我年纪还小,总要贪杯了,奶奶见状,连忙阻止,赶紧收了起来,嘴里嘟嘟囔囔着“小孩子家家,不能喝太多”,我总是会趁奶奶不注意,偷偷喝上几口,不料被奶奶发现,又会说我是“偷酒的小老鼠”了。

    后来,奶奶病倒了,竟是突然就下不来床了,听大人们说是得了什么不好的病,我不懂,我只知道从那时候开始奶奶就再也不能陪我玩了,再也做不了桂花酿了。奶奶一生要强,如今却只能躺在床上看着屋外的桂花落满了地,我常常看见她呆呆地望着窗外,眼里泛起一丝泪光,那模样,就像个无助的孩子。奶奶年纪大了,她忘记了很多事情,忘记了很多人,可是唯独无法割舍那棵老桂花树,而我,也再也喝不到奶奶酿的桂花酿了,我怀念那味觉的记忆,更怀念那时的奶奶。奶奶走的时候握着我的手颤颤巍巍地说∶“孩子,桂花树下我埋了一坛桂花酿,奶奶等不到你出嫁了,等你嫁人的时候,一定要喝呀”。我忍着眼泪对奶奶狠狠地点头,竟一句话也说不出。

    奶奶走了,妈妈说她变成了一颗星星,就在天上,以另一种方式陪着我,而那棵桂花树,仿佛也跟着奶奶走了,从那以后,它不再像以前一样花满枝头了,它无精打采,仿佛也在怀念奶奶。过了几年,这棵树终于老死了,我挖出树下的桂花酿,那久违的香气又扑鼻而来,如痴如醉,那醉人的不是女儿红的香甜,也不是杜康的温婉,而是脑海中忆起的回不去的旧时光,甜的那么淡,心是那么伤……

作者简介:朱凯旋,笔名:喜乐。 就读于泰山学院,曾获得第十五届全国大学生征文比赛三等奖。

编辑:郭怡宁

详情请关注“渌水诗刊”公众号,微信搜索“渌水诗刊”

已有 0 人打赏作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作者

渌水诗刊

秀才

  • 主题

    91

  • 帖子

    91

  • 关注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