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不生气,多学刘禹锡

随笔  / 倒序浏览   ©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楼主# 2020-3-27

跳转到指定楼层
        人们皆知百病因气生,但要做到不生气或少生气,则非常之难。没有较高的思想境界、深厚的知识积累、宽广的心胸格局,要做到“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是很难的。而唐朝的刘禹锡就能做到。他21岁考中进士,24岁进中央政府工作,积极参与王叔文倡导的改革。改革失败,他被贬到湖南常德做无职权的公务员。被贬后,他没有气馁颓废,而是辩证地看待所遭遇的挫折,以积极阳光的心态投入到现实生活中。在途中,他写到“莫道谗言如浪深,莫道迁客似沙沉。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到金。”表达了他不怕打击,矢志不移,最后胜利的坚定信念。到达被贬地后,时至深秋,他又写到“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尽管后来又连续被贬到广东的连州、重庆的奉节、安徽的和县等地,他都以这种乐观向上的心态坦然处之。特别是在和县时,本应该享受三室一厅的待遇,当地县令却欺他是被贬之人,给他安排了一个偏僻简陋的小单间让他住。他对这种“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原受犬欺”的场景一点也不在意,还乐呵呵地写出了流传千古的《陋室铭》: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我独馨。苔痕上阶绿,草色人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何陋之有!在827年奉诏回京途中,与在扬州任刺史的好友白居易相会。白当场作诗一首安慰他说“为我引杯添酒饮,与君把簪击盘歌。诗称国手徒为尔,命压人头不奈何。举眼风光长寂寞,满朝官职独蹉跎。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他对自己被贬这二十三年的遭遇却不以为然,豪情满满地和诗一首“巴山楚水徒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到了晚年,他们同在洛阳养老。白居易《咏老赠梦得》诗中表达的全是伤感。“与君俱老也,自问老何如。眼涩夜先卧,头慵朝未梳。有时扶杖出,尽日闭门居。懒照新磨镜,休看小字书。情于故人重,迹共少年疏。唯是闲谈兴,相逢尚有余。”刘禹锡就立即和诗一首劝他。《酬乐天咏老见示》:“人谁不顾老,老去有谁怜。身瘦带频减,发稀帽自偏。废书缘惜眼,多灸为随年。经事还谙事,阅人如阅川。细思皆幸也,下此便脩然。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意思是说,人都有老去的那一天,没有谁去可怜。身体消瘦,头发稀疏,眼神不济,病痛不断,这都很正常。经历多了,便看透世事了,也就把一切都看开了,看淡了,仔细想想人老了也是幸事。不要说人老就像夕阳已经照到桑树梢了,晚霞正好映红了天。
        白居易虽然叫乐天,但遇事并非乐天派,刘禹锡虽然叫梦得,梦固然是做了不少,但得到圆梦的机会并不多。好在他想的开,活了七十岁,也算是到了古稀之年。而柳宗元是与他一起受处理的,在被贬到广西柳州后,就忧忧寡欢,结果47岁就死了。人的幸福指数高低,并不全在于客观条件,主要还在于主观认识能力。

已有 0 人打赏作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作者

浩然

书生

  • 主题

    14

  • 帖子

    16

  • 关注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