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荒姑娘

随笔  / 只看大图  / 倒序浏览   ©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楼主# 4 天前

跳转到指定楼层
     大学毕业,准备离开的宿舍被清理的空空荡荡,楼道的垃圾桶溢满了废物,霸占了宿舍门口的那一块落脚地。分开匆匆,只有电话里一句抱有歉意的再见,便之后再也不见。我原以为学校后街的那家麻辣烫会见证最后一场离别,可仅仅一张高铁票的时间似乎让我明白你是有多想离开。疫情没有阻挡住学校的开学,嘴上的不舍也没说出最后的告别,没有人真正喜欢离开,却还是败于生活,走于无奈。只是愿在诺大的城市里我们转角就能遇见,然后轻笑着说声“好久不见”。

  
  只是原来,刘若英的《后来》唱的是遗憾,孙燕姿的《遇见》唱的是期待,大概现在才懂得陈奕迅的《好久不见》唱的是一种幻想。抱有的一腔热血被现实浇灭,更让人难过的是维持了很长的情感被时间给磨断。我们分道扬镳,渐行渐远,直至最后,除了留下一堆模糊的回忆便再无我们。

  宿舍里的东西太多,用了两个行李箱都拖不走,我就好像个拾荒姑娘,乱七八糟的东西好似什么都有,翻翻看又好像什么都没有。高考时用的笔袋现在仍在,除了里面躺着两支用完了的水笔,其他的都跟新的一样。镶了框的毕业照取下又挂上,有那么一刻,我真正觉得恋旧不是情怀,是累赘。一边感叹过去,一边又要与时俱进,要道别的人没说再见,想告白的人没在一起,然后,白天没心没肺笑的像个疯子,黑夜里辗转反侧哭的像个傻子。

  
  小时候经常能在家门口看见拎着蛇皮袋到处拾荒的乞丐,鼓鼓囊囊的装着一袋子“财富”。想过健壮的身体为何不能谋个工作,却要筚路蓝缕,食不果腹,捡拾别人不要的物品来赚钱养家。成年人的世界似乎不适合大笑,早起忧愁,睡前又辗转反侧,黑暗里偷偷流泪,连哭都不被允许有声音。乞丐大概是有他的忧愁,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看透了生活,才以“旅游”的方式一边拾取一边放松。那小小的蛇皮袋本该轻松的挂在肩膀上,不用费吹灰之力,可乞丐却拖拉着在地上划过一阵长长的撕拉的摩擦音,不时地从里响几声碰撞的声音,袋子里明明没有多少东西可他却像是拖了整个世界,乞丐佝偻着身子,累的气喘吁吁。我就像是这个乞丐,不停的拾取往袋子里塞东西,可我还是没他聪明,不懂便卖减轻自己。

  过去的旧物一大堆都安然无恙的被塞进在柜子里,分毫不动又不舍丢弃,它们被过去某时某刻标记,被某一场景回忆,被某一个人留恋,它们以情怀以遗憾永远的在二十多年的过去中占有一席之地。大概是时间可以渐忘过去,金钱可以重拾新物,终会有一个人替代另一个人,大概是过去不美好,旧物没有用,我不够爱你,大概是人生漫漫,必须得往前走,我将回忆埋葬在现在,将以后放以后。

  在最后,我将过去锁进了密码箱卖给了废品站,用了两个箱子拖走了所有的行李,不舍与期待交错,再见与你好相逢。

  

  

  

  

  

  

  
C508D229-2180-44F8-B88E-374AC785E7BD.jpeg

已有 0 人打赏作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作者

十七

秀才

  • 主题

    12

  • 帖子

    13

  • 关注者

    0

楼主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