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2020-6-30

跳转到指定楼层


   也许,那一八零末期(1989年出生)的大龄剩男,对于和我同龄的那些女孩子们(1994年出生)来说;是有一定吸引力的。
“同桌,你知道吗?时至今日,还有人会和我们(高三学生)一样刻苦、坚持不懈……。”
“谁呀,谁呀?”
“这你都不知道,卓哥在上学期(刚刚升入高三),就开始在咱们学校的附近变魔术,从早上6:50直至晚上9:50;甚至有时,比咱们来得还早、走得还晚……。”
“卓哥,他实在是太帅了,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偶像……。”
这位看似神秘的八零后魔术师,每天都戴着一顶高高的圆顶礼帽、穿着一身燕尾西装、双脚被一双特大号的鞋子所包裹着。而最引人瞩目的便是:分布在“人中”两侧的假胡子,它们整齐有序;呈“八字”状态分布。
令班内男生所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如此“唤众取宠”的丑态,居然俘获了多数女生的关注与芳心。毫无疑问,我的同桌也渐渐成为了他的“粉丝”;并对于那些“插标卖首”的把戏,痴迷不已。
“同桌啊,虽然我们已是“祖国快要蔫了的花朵”;但也不能盲目崇拜啊?”
“你们男生懂什么,对于“Fashion Element ”一无所知的“loser”!”
“小铭,你也太low了吧?”
“嘻嘻,哈哈,呵呵……。”
“唉……。”
此时,由于我的“出言不逊”;而招来了两位前桌(女同学)的别样讽刺。随后,却又无可奈何地;沦为了全班女生的“笑柄”与“众矢之的”。
体育课,往往会被沦为边缘化(常常被霸课);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可能是主、副科的老师们;也想歇一歇了吧。
“小铭,在这难等可贵的的体育课上;怎么没有看到你的同桌啊?”
毫无防备,前桌竟不怀好意地走进教室;先是把我从题海中拉了出来,后是向我发出了疑问。
“这……,我也不知道啊?”
“她应该躲在哪里做题呢吧。”
“你以为她会像你一样无聊啊,人家去看卓哥的表演了……。”
“啊,那要赶快把她叫回来了;因为,下节已窜课;是老胡(班主任)的数学课……。”
此时的我,先是一脸茫然地随机作答;后是手足无措地拿出手机,打算“通风报信”。
“喂,佳颖,无论你身处何方;请务必在十五分钟(快要下课了)内赶回,下节窜成了老胡的课……。”
“小铭,我正在看卓哥的魔术表演呢;先不搭理你了……。”
此时的佳颖(与我朝夕相处了两年多的同桌),好像变了个人似的;竟盲目、武断地重视起“次要矛盾”;而对于“主要矛盾”置若罔闻。
“唉,真羡慕佳颖;我要是再胆大一点,就和她一起去看了……。”
“只是可惜了这一张邀请函……。”
此时的前桌,故作惋叹;并说起了“风凉话”。
短暂的课间仅有六百秒,盼望着、盼望着,佳颖的尽早回归……。
“铃铃铃……。”
“砰砰砰……。”
伴随着那一声声“不留情面”的铃声,不绝于耳;我的心跳,也随之越跳越快。
“小铭,你的同桌;怎么不见了呢?”
此时,胡老师缓缓地走入教室;先是环顾四面、初见端倪,后是向我发出了疑问。
“老师,她刚刚在体育课上受了伤;现在还在医务室包扎伤口……。”
基于我们之间的情义(同桌情义),自然要先替她做上一点“掩护”;以免事态扩大。
“报告……。”
“胡老师,刚才我由于肚子疼;而回来晚了……。”
始料未及,教室的大门,竟在这一刻被莽撞地推开了;佳颖大汗淋漓地走了进来。
“宋佳颖,你刚才到底去哪了?”
此时此刻,胡老师的目光很是愤怒;并恶狠狠地盯着我和佳颖(我们的谎言不攻自破)。
“你一定是去看魔术表演了吧?”
“老师,你怎么知道?”
面对着胡老师精准的推测,一向单纯的佳颖,便在慌张之中;露出了“马脚”,也可以说是承认了错误。
“因为,我也收到了卓哥的邀请函……。”
“老师,难道您也喜欢他的魔术吗?”
适时,冒失的前桌一惊一乍;并对于胡老师的回答,加以追问。
“老师都已经五十多岁了,怎么会和你们一样……。”
“其实,那一精于变幻的卓哥;是你们的大师兄……。”
“遥想零八年以前的他,是心无旁骛的,学习也十分的刻苦;因而,在全校的排名也很靠前;是我的骄傲……。”
“可是,好景不长;在零九年以后,因以“刘谦”为傲,而沉迷于魔术;致使学业荒废,终与大学失之交臂;改变了人生……。”
对于前桌冒失的追问,胡老师没有动怒;反而,深感惋惜地、说起了往事。其间,眉头紧锁,不禁泪下;着实心痛。
“胡老师,我知道错了……。”
“在未来的50天里,我一定会努力学习,坚持上好每一节课;认真做好每一道习题……。”
   最后,佳颖赶忙来到老师的面前;并在鞠躬致歉的同时,坚定不移地许下了承诺。

已有 0 人打赏作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