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首词品苏轼的词蕴

散文 无标签
0 99
树木
树木 实习 2022-08-28 16:58:49
用户等级:0级

在北宋时期一位年轻人,在遇到坎坷,遇到诬陷,他是怎样面对的。我们从他每一阶段的一首词中进行赏析,来更近得欣赏一代词人的人生。

一、“梦”中的追忆

在熙宁八年(1075)正月二十日,由于太过思念他已故的妻子,他在梦中梦到了自己的亡妻。因此,他为悼念亡妻王弗写了一首悼亡词《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这一年已是王弗离开苏轼十个年头,苏轼将绵绵不尽的思念加入到词句中,“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这句词是在说咱们已经离开有十年了,纵是再相见,怕已是物是人非,也成为陌生人了。表现了苏轼对妻子的思念达到了一种撕心的程度,深切而悲痛,但中间还夹杂着一些无奈。虚实结合是苏轼词作手法中经常出现的,苏轼经常有对“梦境”的记写。“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苏轼与妻子之前美好的情景在梦中呈现出来,更是将他对妻子的思念升华。“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从此之后只能在梦中相见,相互对视,默默无言,唯有眼泪在诉说着相思。这首词作上下阕苏轼运用虚实结合的手法,表现了苏轼对亡妻的思念是如此的深沉,在自己的经历也给亡妻诉说一下,可见苏轼的用情至深。

二、出猎时的豪放

在熙宁八年冬,苏轼在密州任太守时,出城打猎时写了一首《江城子·密州出猎》:“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描写出他当时的豪放,随后“亲射虎,看孙郎。”“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苏轼借“孙权”、“冯唐”历史人物以及历史典故来抒发自己的壮志抱负,期望能够受到朝廷的重用。

这应该算是他第一首具有豪放风格的词作,完全可称得上豪放派词作的奠基之作。因为与其之前的词作风格不同,苏轼在写成之后也是略有成就,他在给友人子骏书信中也提到这首《江城子·密州出猎》,他说可令壮士们吹着笛子,敲鼓打这节拍,鼓掌顿足唱歌,很是壮观。抵掌投足。可见苏轼对这首《江城子·密州出猎》的满意。

三、遭贬谪时悟出的人生真谛

苏轼这一生可以说是有起有落,入仕时的“春风得意”,他的“时文”深受王安石喜欢,皇帝也很欣赏苏轼的才华。

后来王安石主张变法,朝廷中有些人反对变法,这时就出现了反对变法与支持变法两个阵营,苏轼正是在反对变法的阵营中,并且反对的呼声很高,因此遭到支持变法集团的记恨,为了打击反对变法的官员“杀鸡吓猴”,他们就对苏轼下手。在上书神宗时,故意扭曲其诗词有讥讽新法的句子,诬陷苏轼。神宗看到这些具有讥讽新法的诗词,怒不可遏,将苏轼定了死罪。这就是著名的“乌台诗案”。后来退休官员和一大批文人都分别上书劝说神宗,比如说已经退休的王安石,就曾上书给宋神宗:安有圣世而杀才士乎?等,这些让爱惜苏轼才华的神宗找到台阶下,饶了苏轼一命,将其贬到了黄州。

苏轼在黄州时期是其词作中高峰,他的诗词创作在这一时期已经趋于成熟,词作质量也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虽说“乌台诗案”的风波已经过去,苏轼也承受这很大的精神伤害。他如果因此意志消沉,宋代岂不是少了一位大文学家?中国历史文化的画卷上不就少了一笔惊鸿?

苏轼虽说内心悲楚和凄凉,但他借游赏山水,融入大自然中来寻求精神上的慰藉。也就是在元丰五年,苏轼的词作大量涌现。在元丰五年的寒食节,适遇多雨的天气,天气微凉,跟当时苏轼的心情一样,他提笔写下了《黄州寒食诗帖》,此帖不只是诗词方面的成就,这也是一副具有艺术价值的书法诗帖,被誉为“天下第三行书”。上文也有所交代,苏轼还是一位书法家。

这幅诗帖中所写的两首诗词,更多地表现了苏轼当时的心境。可以想象,此时他已经没有当年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密州出猎的豪放,也不再是“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苏轼,而是被“乌台诗案”伤透心的苏轼了。此时的苏轼的心境正如寒食节的雨一样,有点凉。

苏轼的心境并没有寒食节的雨打破,也是在元丰五年,他还作有一首被称为豪放派代表的词作《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虽说都有雨的出现,但这首《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与《黄州寒食诗帖》相比,苏轼在写这两首时的心境完全不同,就是最后一句词“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正是苏轼此时心境的写照,是那么的平静。“乌台诗案”所带给他的阴影已经烟消云散了。

通过三首词,我们体会到苏轼在每一阶段是心境的变化,以及他看事的转变。我想这也是苏轼在《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江城子·密州出猎》、《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这三首词所要告诉我们的道理。因此,我们在人生路上,也要像北宋文人苏轼一样,不能因为一点不如心意,就迷失自我。相信,风雨之后定会出现彩虹!

楼主签名:
回帖
回复列表
    已有0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