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儿不吃鱼

散文 杂文,随笔
0 91
Mogoson
Mogoson 实习 2022-08-27 18:20:38
用户等级:0级

『今儿不吃鱼』


夜宵是绝不能不吃的!

热衷的人和抵触的人一样,都有老生常谈的理由。


至于我呢?多少有点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意思,所以大多数时候,我同这两类人都能成为朋友,但也有被视作“公敌”的风险。


这样一来,反倒自在了,我本就是喜爱风的。尤其是晚风,若是恰恰从黄晕的路灯下拂面而过,就再好也没有了——上头,带瘾,和软得简直要命!


当然,还得有几张方桌子,用简易的四条腿交叉支着,稍微用点力摇晃就会“嘎吱嘎吱”作响,可有节奏感哩!桌子面儿早已油化包浆,不大认得出是啥木料做的,四块整齐地镶嵌到一起,又从中间刨开,翻叠过来露出连腿横杆儿,抓着就走,省劲儿省地儿。这会子却用不上那机巧,全撑得平整,顺着三轮车并排码上,挨个儿放了抽纸和竹筷,三两个凳子圈着,特惹眼。


不过,这光景在我夜跑路过烧烤摊时才能瞧见,等到我换洗之后下楼,已经高朋满座,倒不入眼了。本来嘛,撸串儿自然是要武撸的,文撸究竟少些滋味儿。


老板是闷葫芦,不大话茬,必要时才开腔,多是那口子招呼,手头活儿都不含糊,一家子做生意的料。光顾的次数多了,渐渐竟成了熟人,不过严格说起来,应该只有不到五分熟的样子。


烤串儿倒是全熟的!并且还特意嘱咐了“少盐少辣椒,加一听凉茶”。后来干脆就不用交代了,手艺人跟我说了:记性好着呢!


我素来喜欢清静。有时候去得正又赶巧,六七桌全猫了人;半空着的倒有,本来挤挤也还可以凑合。但老板讲究,麻溜儿另开一处道场,递过凳子,客套话儿边走边说,我自落座。


串儿来时就捡了,与往常一样,七荤八素,不过是套一下说辞,其实荤素比例要倒过来的,我喜肉。叶子菜也拿了些,自取白色的塑料框子收着,入了队列,只管等着吃就是了。


路边常有人过往,来去匆匆,我心想别绊了脚,于是挪挪凳子,远远对着烤架,安坐了,再别无理会。


“今儿不吃鱼嘛哈?!”,手艺人忽然跑过来,压低了嗓音跟我说,语气初入耳像是协商,细品之却是知会,不过礼貌些。我原不是特意吃鱼,不过胡乱拿了充数而已,自是无关紧要的;况且烤鲫鱼是细致活儿,火候马虎不得,坏了鲜味反倒吃不出好儿来。也就应了,想是客满,无暇照顾。


橙黄色的路灯在马路边圈出一块地来,便就是一个江湖。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食客一批批地来,一批批地去,几番烟火袅袅,便就没剩下几张嘴了。我结了账起身要走,手艺人示意我留步,有话要讲。说今儿的鱼不大新鲜,也就是“不吃鱼”的由头,却是我意料之外的;又说原本之前就是要讲明白……我知其意,点头一笑,径自回了。


现在细想来,人在其谋生这件事上,要始终保持诚实是极其艰难的!也难怪《大戴礼记》中说“水至清则无鱼”。不过令我感到宽慰的是,人心终究还是有清澈见底的一角,只不过少有为人所知罢了。


如此说,水至清无鱼,既无鱼可烤,也就无鱼可吃,那么“今儿不吃鱼”便就是于情于理的了。

(庚子年七月十七,隹良记于成都)

楼主签名:峥嵘十年后,来伴桐花老
回帖
回复列表
    已有0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