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道士

散文 杂文,随笔
0 76
Mogoson
Mogoson 实习 2022-08-27 18:19:31
用户等级:0级

『传道士』


我有一个习惯,周末每次跑完步,总要去丸摩堂喝一杯清茶的。


路经益州国际广场,常遇到健身推销的人,只不过不似这回枝节。就在我步入广场时,一哥们儿盯上了我,尽管我多次摆手表绝: 这单生意他做不成!然而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坚持和职业素养,一直尾随我,锲而不舍。


于健身传道一路,其招式心决我自是门儿清!如我这般身材匀称,气血充盈,呼吸均匀,精神矍铄,必是练家子无疑(呵呵);也是极容易咬钩的,费些功夫投饵倒也妥当。


可终究我不是个有慧根的人。眼看就快渡过广场中央,于是我停了下来。大兄弟可能觉得已经点化了我,满脸堆笑更是专业得不可挑剔,手捧圣经态度虔诚,明眸善睐宛若精灵花开,玲珑通透闪闪发光。可惜我不吃这一套!


才跑完步的人需要的是清静和水;鸡汤是决不能喝的,非但不喜,反而厌胃。我口渴得很,起步要走,不料那厮一马当头,抢先一步截去中路,口诵真言以守为攻;我知道已经无法置身事外,怒从心头起,却又碍于盛情难却,伸手不打笑脸人;但事儿终究得了,随即提气丹田,上游巨阙,檀中,廉泉,催至印堂,左右化为两记柳焰刀送出,奔上路而去,直钩钩盯得那厮有些发毛。


我眼见已占得上风,自不必咄咄逼人。遂撤回了戾气,目光柔和些许,上下打量了一趟,举目示意他,身上那如同发泡过度的老面馒头一样的横肉,语气友好而关切地打个圆场: "您自己不办上一张?也好早些除了这业障!"


他没有回答我,呆住了,水泥浇筑似的立在那里,眼睛里的光和热骤然熄灭,整个人端的漆黑,是那种烧红了的青杠火炭闭息后的颜色。我知其已然重创,便不再继续喂招,侧出两步径直走了。这次,传道士没有跟来,他应该心里已有定数:弄不过我!


说到底,我做了次恶人,腹黑阴毒,但这其实不是我的本意;倘若这个套在宽大皮囊下的灵魂,能给我一些“生气”回击,我反倒是能待见的,保不齐还交了个朋友。那谁又能说得准呢?

(庚子年七月十二,隹良记于成都)

楼主签名:峥嵘十年后,来伴桐花老
回帖
回复列表
    已有0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