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山遍野覆盆子

散文 随笔
1 208
姜至
姜至 实习 2022-04-20 09:42:51
用户等级:0级
   “姜至,爷爷带你去摘覆盆子好不好啊?”

    爷爷是我初一时候走的。

    我们都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情感,在他离开以前,我似乎仅将他当作一个熟悉的老人。他离开以后,我突然觉得生命一角的某块东西掉落了。

    我突然常常会想起那个大夏天会骑三轮车带我去后山摘覆盆子的老人,会和我站在院前吃西瓜时骗我吃完西瓜籽肚子里会长西瓜的老人,会给我做秋千的老人,会耐心教我做数学题,教我记账的老人,会偷偷给我零花钱的老人,会用独特的浙江方言在我犯错时无奈的喊我傻姑娘"zabo"的常常带着草帽的老人。

    回头看,发现我竟然没有一张和他的合影照片。剩下的只有那张黑白的,死寂而沉默的方框。

    爷爷是很爱我的,我一直知道。头七期间,我做了个梦,梦里我坐在爷爷家承载我童年回忆的竹床上看着电视。突然,本就不明亮的灯泡开始闪动,窗外下起瓢泼大雨,电闪雷鸣间,我忽地在窗外看见爷爷,在环境的烘托下,不争气的我大喊了声“鬼啊!”,爷爷没生气,看着我,柔声说了句“zabo",可他眼底的失望与不舍却让我记到现在。

    爷爷再也没在我的梦里和我面对面说过话,他怕,吓着他的小孙女。。。

    又到清明节了,可惜今年我可能没法亲口告诉他我考上大学了。再过几个月,又是覆盆子结果的季节。可惜后山早没了覆盆子,我也再也没有了那个我每次去都会站在大门口等着我的老头儿了。。。

    再上完一节课我们就要放端午节的假了,班上有些躁动,语文老师坐在讲台上不耐烦的强调着纪律。大伯(爸爸的朋友)就是这时候走到我们班门口的“老师,打扰一下,找下姜至”。本就不安静的教室顿时又炸开了锅。当时的我有些疑惑,心里还想着大伯怎么来了?记得那天阳光明媚,太阳光线暖暖照在靠窗坐着的我的身上,我甚至看到它们组着队在我的课桌上跳起华尔兹。

    前排两个淘气的男同学听见我的名字立刻转过头来“喂,姜至,你爸啊?",我也开始和他们开玩笑:"这明明是我。。。”话还没说完大伯提前开口“麻烦老师了,姜至提前放学吧,她爷爷去世了。”“姜至,你过来,我们先回去。。。”前一秒还闹哄哄的教室瞬间安静下来。只记得还没听完这句话我的大脑就开始一片空白,身休不受控的因大伯前一句“你过来”而僵硬的起立、下座位、走向教室门口,直到大伯又说"你收拾一下书包,把作业收拾下带回去做”我才反应过来,返回座位时,我的身体不自觉发凉,鼻子发酸,俯身收拾书包时,眼泪开始大颗大颗掉下来,砸在书上。“啪嗒”“啪嗒”“啪嗒”在安静的教室里显得格外刺耳。

    微风拂过桌面上的暑假计划清单,我看见自己用红笔写下的明晃晃的“和爷爷一起去摘覆盆子!”


本文章最后由 姜至2022-04-20 10:02 编辑
楼主签名:做颗星星,有棱有角,还会发光
回帖
回复列表
已有0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