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连载
那年那月那日(连载) 东坡吃草 吃饭时的气氛融洽和谐,连一向敢说的未姜,今天也笑多话少。老赵重特地吩咐取出家酿的水酒,叫下人给自...
那年那月那日(连载) 东坡吃草 这天上午,赵高按时从后院到客厅来,见过道除打扫外,还洒了水,空气清新。到客厅看到赵重老先生的穿戴...
那年那月那日(连载)东坡吃草 人为什么坚持的原因是说不清的。 赵高之所以拒绝和未姜私奔,有他说不清的内心想法。 冬去春来,门前的溪...
那年那月那日(连载) 东坡吃草 几天后的凌晨,赵高比往常更早起了一个时辰。 下弦月仍挂在空中,后院地上满是斑驳的树影。正要洗漱的赵...
那年那月那日(连载) 东坡吃草 赵高没有忘记“赵国男儿个个都有一身好把式儿”的话。比平常更是早起一个时辰,到后院练剑。老赵重应该是...
那年那月那日(连载)东坡吃草 下午,习字。 客厅内摆放着两瓦盆黄色干河沙,沙面平整。两片瓦盆内分别放着一根儿一尺来长的小木棒。 老...
那年那月那日(连载) 东坡吃草 赵高主动要认老人为义父。 老赵重假意推脱一番,又和夫人、小姐商量了一晚,随隆重接受了赵高的认父意愿...
那年那月那日(连载) 东坡吃草 赵高不知转过几个山口,跑出去有多远,向后望望不见有人追来,这才在一块山石上坐下来,一摸为砍柴带的...
那年那月那日(连载) 东坡吃草 河水的激流并没有因天冷而封冻不前,仍旧奔腾咆哮着一泄而下。水流的激荡声如钟若鼓,掩盖了跪在岸边悬...
那年那月那日(连载)东坡吃草 “听你们说话也是赵国人,没甚可瞒你们的。”客栈老板面色凝重。 赵高见老板说话,马上亲热地凑到跟前说:“...
那年那月那日(连载) 东坡吃草 跟人走路,且是偷偷地,并不好做。跟远了怕跟不上,跟近了又怕被发现。 赵高带着丑丫儿跟定了这一行六人...
那年那月那日(连载) 东坡吃草 丑丫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任赵高怎么劝也不听。 一天的不吃不喝的丑丫儿,做出一个惊天的决定——寻赵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