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一棵树的姿态

       

      孤独与永恒似乎有撇不开的关系,一棵树能将孤独站成永恒,这就是它的姿态。

      要说永恒是孤独的造化,倒不如说是孤独成就了永恒。孤独并不意味着寂寞,二者有质的差别,孤独是形而上的,而寂寞是世俗遭遇的外化。与寂寞相比,孤独多了几分清高与傲娇的韵味。古往今来,形容一个英雄或贤士、或高洁之士也都惯用孤独,但很少有人说莎士比亚是寂寞的,也很少有人评论毕加索是一个寂寞的人,因为古代文人雅士都喜欢以孤独者自居,以显其高贵、脱俗的品质。

      之所以孤独,是心的自我封闭,因为找不到心灵契合的精神伴侣来聊以慰藉,于是便出现了古代归园田居的高洁雅士,以此来逃避世俗污垢的侵染,这是对人的原始性的一种坚守,可惜的是在这物欲横流、纸醉金迷的现实社会中,这份坚守似乎也正慢慢的在沦陷,逐渐染上了世俗的“七彩”华衣,进而演化成对抗世俗,但又顺应世局的畸形社会人格—矛盾的我们。

      如果有选择,便要做一棵树,孤独又自豪,没有悲欢的姿态,没有忧郁的神情,没有离别的苦恼......只有那一颗清淡、寡欢、身在局中但又不受其困的淡泊的心。

       

       

       

      新疆·克拉玛依市
    • 2
    • 0
    • 0
    • 17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