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生紧要处到底有几步?

如题,我曾向硬核老母求解。她看都没看我一眼,嗑瓜子的空当,不假思索地回了六个字,“工作、结婚、生娃。”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人生紧要处有三步,权当三道选择题,又该怎么选?

                         

人生紧要处到底有几步?

1

每一个吊车尾都有一个学霸同桌,别问为什么。

当我还在死记S=πab,他已经开始自学高数,当我仍在八种时态中迷茫,他则拿起了经济学人。差距就是这么大,但并不影响我们当哥们儿。

本以为浙大的他应当是出国、升职、迎娶白富美,不料毕业那年却收到他一条短信,“我当兵去了。”

再见已是九年之后。从北京到狮泉河约5081.3公里,我倒了三趟飞机,还在喀什住了两晚,因为航班不是每天都有。从昆莎机场出来,云彩低得好像就在头顶,踮踮脚就能够到。一望无际的昆仑山脉横亘在天边,空旷的震撼甚至叫人感到恐惧。

然而他却没咋变,除了那张黑得发红的脸。一身棕色迷彩服,扎紧的裤脚,显得很滑稽。“你可能是唯一一个穿军装不帅的男人”,我揶揄道。他笑了,露出一口白牙。我忽然想起一张照片,九年前他站在武装部门口,胸口的大红花带得歪七扭八,也是这么咧嘴傻笑,只是那会儿还是一张小白脸。

老友相逢,少不了一顿酒。简单的宿舍里,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高反,那个压在心底多年的问题脱口而出,“你为啥来当兵?”

他一仰脖,灌下杯中酒,“我爱上了一个女孩儿。”顺着他高了八度的镜片反光,我在枕头边找到一张全家福,照片里的女孩儿高鼻大眼,披着彩色的藏装,怀里的孩子一手搭在母亲肩上,一手掐着父亲的脸,我对面那张黝黑的脸。当年两人毕业,女孩儿师范回乡当老师,他瞒着父母报名入伍,主动要求去西藏阿里,略过九九八十一难,终有回响。

水落石出,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值或是不值?我也举起杯子一饮而尽。高原的青稞酒除了酸,别说,还有点“甜”。

人生紧要处到底有几步?

2

仔细回想一下,你身边肯定有一个女胖子。

过年家里人吃饭,我一度以为表妹怀孕了。1米6的她吹到了160斤,刚坐下胸前就崩开了一颗扣子。我差点没忍住。

但这并不妨碍她的才华。表妹4岁学琴,8岁拿了省里的金奖,12岁就跟着市里歌舞团到比利时演出,总被硬核老母挂在嘴边,“看看你妹!”。有一次我刚进琴房,她忽然塞给我一本琴谱,“哥,一会儿帮我扔了。”我装进书包又掏了出来,义正言辞地拒绝,“我还想来你家吃黑巧克力呢。”

大二那年,她交流去了日本仙台,鲁迅先生待过的地方。那会痴迷政治的我曾给她打电话,问安倍晋三用日语怎么读。她说,“あべしんぞう,中文就念阿呗信走,一声。”

她去的时候是一个,回来却是一对。

男孩儿是学黑管的,黑得特精神,有点像涂了油彩的吴京。时年月薪3000块的我,请俩人吃了一顿1100块的日料,望着表妹夹着生鱼片讲他们半夜偷跑出去吃拉面的样子,我第一次莫名升起一股当哥的苍茫感。临走前,她悄悄拉了拉我袖子,“哥,我俩领证了。”

可惜,我没能等来婚礼。“男方悔婚了,说咱女子犟。”具体为啥事,姑父没说。

半年后,表妹莫名叫我去建材市场帮她拉板子。原来她辞了音乐学院的工作,自己开了个小工作室。18张四合板,从一楼到五楼,我俩抬了一个小时。

她喘着粗气,把额头前的湿发拢到耳后,依旧是那双大眼,但里面盲目的热情已如潮水般褪去,留下的是冷静和自信的清流。

“哥,想吃啥?我请你吃外卖。”

我欣然笑纳。

人生紧要处到底有几步?

3

老杨咽下嘴里的生蚝,下了一个诡谲的结论,“所谓海归,就是海龟,洄游不是为了交配,就是为了产卵。”

这句话放他身上刚好对了一半,他本是为了前者而来,不料却生了个女儿。丈母娘从长沙飞到北京,跟媳妇儿拌了一个月嘴,一气之下撂了挑子。自己父母年事已高,只好请保姆。可到了夜里,媳妇儿忙活了一天,孩子就完全交给了他这个菜鸟奶爸。

“吃奶咋办?”我问。

“冲奶粉啊!你不知道,每隔俩小时就得喂一次。特别爱哭,一哭就要抱在怀里。现在天热,还不敢吹空调,我把嘴贴到他脸上,觉得烫就用毛巾给擦擦。”

老杨习惯性抬起手,我以为是要烟,刚抽出一根,他紧忙推开。

“早戒了,我现在一回家就换衣服。前几天娃发烧,医生开了点糖浆,我是一滴一滴往嘴里送。尤其是后半夜,你不摇晃他不睡,我就这么抱着在屋里来来回回走了一宿,天亮一看手环,整整5公里。”

哥几个像是听笑话,纷纷调侃他为啥当年不小心,大意荆州,他却越讲越来劲。

“你们懂啥,女儿得亏有我这么个爹!她第一次笑就是我给洗澡澡、挠肚子的时候。第一次站起来也是我给扶直的。现在一到夜里,都不要他妈,两颗小黑豆就瞅着我,伸开小手要抱抱。但凡听见我的声音,闻见我的味道,一下子就安静了。”

真是不敢想,当年那个调酒、打拳、举铁的雅痞,曾经生活里的汽车、摩托、手办变成了如今的奶瓶、尿布、娃娃,妥妥长出了娘子心,成了女儿奴。

“说是叫大家出来解解闷,怕不是骗兄弟们生娃吧。”老杨白了我们一眼,每一根胡茬上却分明写着“傲娇”两字。

人生紧要处到底有几步?

4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路遥在《人生》的开篇引了这句话,也许他早早地就暗示了高加林的悲剧命运。

“夜间选择黎明的人,黎明为他选择自由的风。”高加林选错了吗?没人知道。或许关于工作、结婚、生娃这三个青年人的永恒命题,永远都会莫衷一是。

与其步步为营、患得患失,要我看,不如把三道选择题换成一道填空题。

你想要的人生是_______?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