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 1
  • 帖子 113
  • 关注 17
  • 我的世界与你分享 关注:17 内容:113

    姑妈也是妈(3)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版 主

      姑妈也是妈(3)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三)姑姑是我们家的“首席理发师”

        姑姑心灵手巧,什么活儿都会干,此处我不一一赘述,只说说她的理发手艺。

        我们童年时候,理发用的工具比较简单,一把手工推子,一把剪刀,一把木梳在手,其余全靠手艺搞定。

        我首先申明,姑姑不是职业理发师。那时候每个家庭经济都不宽裕,去理发馆理发的人真的不多,为节省家庭这笔不必要的开支,几乎人人都在家里理,理得利索和精神就好,好不好看都不是很主要。

        姑姑精湛的理发手艺除了跟自己先天的学习悟性有关,另外也全靠在给家人无数次的理发实践中渐渐变得卓越起来。我细数一下:她们家除姑姑外,其余4口人的头发都由姑姑来理,再加上我们家,爷爷奶奶,我和哥哥,也是4个人。我爸妈的头发是谁给理的我真没印象了,但就这么算下来也应该是8个人了,不数了不数了,我觉得已经足够多了。

        在一大家子人的理发中,大人的头发都好理。爷爷只用手动推子推个小短寸就好,夏天炎热时干脆推个光头,爷爷也特别愿意;奶奶的齐耳短发经常稍微修修就整齐利索了,她也很满意。就是我们这些小孩子的头发难搞定,且听我细说。

        那时候我和哥正在上初中,对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的印象,对现在的小孩来说,算得上遥远而陌生。我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们此时看到这些文字定会嗤之以鼻,甚至还可能会在心里说上一句:”都是老土!”

        但其实,那个年代的中学生,也有着自己独特的审美情趣,有着美丽的青春追梦和偶像崇拜,简单而干净。我们喜欢来自台湾的清纯校园歌曲《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外婆的澎湖湾》;我们还喜欢在最漂亮的明信片上写下最美好的祝福语,和最好的朋友交换珍藏,以纪念友谊;我们还喜欢穿最流行的黑色“萝卜裤”(上宽下窄型),白色衬衣,斜肩背的军用黄书包,黑帮白塑料底儿的轻便小布鞋;中学男生已不再喜欢小平头,他们喜欢留稍长一点的发型,像哪个港台明星来着,我已记大不清了。女生们都喜欢留“日本头”,即所谓的“学生头”,前面流海基本与眉平齐,后面头发基本与下颌平齐,显得特别干净、整齐、漂亮、清纯。

        我和哥当然也不能例外。

        其实哥哥小时候的头发都由我爸爸来理,爸爸的理发手艺也很不错,三下五除二就能推个小平头出来,往镜子里头一照,咦,好俊气的小后生呢!

        可是哥上初二那年,爸爸按平时的老样子,又给哥理了个小平头,我却看不出他有一顶点儿高兴,他怯怯地跟爸爸说:“爸,我想买顶帽子!”至此,爸不再给哥理发。至此,哥的头发正式交接给姑姑来理。

        姑姑理发时,会先问问我们想理个什么样的,当我们简单描述出理想发型的模样后,姑姑心里就有数了。先来给我理吧,洗干净头发,穿扮好理发用的大罩衣,坐在带有落地镜子的柜子前等待理发。

        姑姑开始下剪刀理了,我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着木梳撩起又落下一缕缕头发,听着剪刀”咔嚓咔嚓”一路走过的声音,在脑海里想象着剪完后的模样。十几分钟过后,姑姑让我把眼睛睁开,看看哪还不满意?我小心翼翼地睁开眼腈,看着镜中那个刚刚剪好“学生头”的自己,喜欢得不的了。

        “嗯嗯嗯,姑姑,剪好了,我很满意!”

        于是我起座离开,下一个,该轮哥哥上场了。

        哥哥的发型,经由姑姑一、二十分钟的侍弄后,也成功定型。看着镜中哥哥的表情,我就知道他也特别满意了。于是我们各自打水洗头,理发到此结束,姑姑收拾好工具,去到奶奶屋里再聊上一阵功夫,才会回家。

        如今我们都已长大成年,早已用不上姑姑的理发手艺了。然而往事不会随时间的推移而忘却。甚至,那丝丝缕缕温暖而美好的回忆真的不用刻意去抓取,它们早已随这些算不上美妙的文字的慢慢倾诉,在不知不觉中萦绕心头,眼眶湿润着,心里温暖着,感动着,欢喜着。

        然而我们不只是有过去那些珍贵的回忆,也还有对现实的满满期盼和无限美好的祝福,那就是:姑姑的理发手艺依然在与时俱进,她还在继续用她精湛的理发技艺,为她的孙儿和外孙儿精心地服务着。在这一代年青小孩中,数表姐家小子二乖最时髦讲究,有时挑剔得连理发馆的水平都看不上,却独爱让他的姥娘——我的姑姑,来侍弄他的发型。可见,姑姑的理发技艺依然可以真正拿得出手,所谓“宝刀不老,豪气犹存!”值得我们所有人继续为她竖指点赞!

      点赞!
    • 凡客侠行谢谢您来访,谢谢您的点赞!
      拉黑 1周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读罢很感动!让我忆起我的父亲,他好像就是个超人,什么都会:木工活、篾活、猎人、剃头理发等,还是队里会计,也许是那时为了节约家里开销,也许本身就具备勤劳的基因。
    • 凡客侠行您的很多文章都有对父母的详细记述,我都有认真拜读过,也是令人特别感动! 在人类的各种情感中,唯有亲情不会褪色,那是我们心底最永久的温馨!
      拉黑 1周前 电脑端回复
    • 雨中行@凡客侠行 也许是年轻时不懂事,等明白事理时父母却都不在了,现在想起他们内心有一种忏悔吧!
      拉黑 1周前 电脑端回复
    • 凡客侠行@雨中行 追事不可追,来者犹可待!
      拉黑 1周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你需要登录,才能进行发帖操作
    • 单栏布局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