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 0
  • 帖子 54
  • 关注 19
  • 昨夜星辰昨夜风 关注:19 内容:54

    亲情的团圆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版 主

      亲情的团圆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次五一,三代同堂,难得的大团圆。

      父辈:我大伯伯母,我爸妈和我姑姑;我们这一代:我和弟弟弟媳还有大伯家的哥哥嫂子;我们的下一代:两个大侄子和我的儿子。这次短暂的团聚,除了我的爱人因为加班第二天才赶回来,姑家的弟弟在国外求学,也没能参加上这次家庭聚会,其他人都算是到齐了。大大的圆桌,坐满了归来的家人,也留下了满满的亲情。

      姑姑是我们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所以从小姑姑就是我学习的榜样。我的大伯是师范毕业,毕业后成为了教书先生,后来因为调动被调到县里的地震局工作。而我的爸爸,从我呀呀学语的时候就一直在沈阳做生意。姑姑和我妈的感情最要好,因为她还在上学的时候,我妈就和我爸结婚了。那时候,我的奶奶还在,我奶奶时常吩咐我姑说:跟着你二嫂去地里拾棉花去。而姑姑通常是和我妈一起去了地里,然后又悄悄的回到了家里。因为我妈跟她说:你回家学习去,二嫂一个人干活就行。回家后奶奶责备她们的时候,而我妈通常都是护着我的姑姑,从来不让她受半点委屈。听爸爸说,在他们小时候,家里的生活条件很不好,有时候爷爷外出干活偶尔带回来两个火烧,也都是留着给最小的姑姑吃,平时他们吃的都是地瓜干之类的,大米粥在那个时候更是罕见。而有一次,爷爷带回来的火烧被实在忍不住的大伯和我爸给吃了,这下可把奶奶惹急了,用扫把把他俩的屁股狠狠的打了一顿,说他俩不懂事。其实想想他们在年龄上比姑姑大不了几岁,只是那时候生活条件是真的不好。后来,姑姑上了大学,我爸妈把家里的兔子卖了,几块钱几块钱的汇给我姑姑,而我的姑姑在她上大学期间,也很少回老家,就为了省点路费,毕竟那时候从湖北武汉到山东潍坊,来回一趟的路费在那会儿看来还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在一次整理抽屉的时候,我看到了姑姑写的家书,也看到过爸妈汇钱给姑姑时的底单,看着这些曾经的痕迹,我仿佛看到了姑姑和我爸妈之间的那份用任何言语都不能准确表达出来的感情。当然了,姑姑和大伯的感情也是很好的。大伯后来参加了工作,有了粮票。细面的馒头都是留给姑姑吃,而大伯吃的大多都是窝头类的。可以说大伯和我爸这两位老大哥是真心的心疼着我姑姑这个最小的妹妹。

      大伯最初的工作好像是去了西藏,一个离家比较远的地方。爸爸当时在沈阳做生意,而我姑留在了北京。所以我奶奶执意让我爸从沈阳回来,说家里必须得有个劳力。八几年的时候,我爸在沈阳开始做小买卖,那时候一天能挣到30块,我爸最开始跟着他的表哥和他的亲舅舅。后来,他的舅舅让他自立门户,我爸单打独斗了几年,生意也算做的不错。我爸时常说,如果不是我奶奶执意让他回来,我们全家现在应该是在沈阳,他努力了那些年就是为了给家人更好的生活。但是我爸是一个特别孝顺的孩子,为了我爷爷奶奶,他放弃了一切,回家!回到爷爷奶奶和我妈的身边,成为了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民。

      我时常问我爸:后悔吗?他说不后悔,如果还让他选择,他还是选择回家。他是真正的做到了父母在,不远行。爷爷奶奶都是我爸妈给养老送的终,而我妈在我们村更是出了名的好儿媳妇。在我小的时候,经常看到谁家娶了儿媳妇,然后老人就会被另外安排住处,比如在自家的南屋另外开个门让老人单过,那时候,真的是很为那些老人伤心。而我的爷爷在我家一直都是被尊敬孝顺的。在我们老家,东屋就是上房,我爷爷一直都是住在上房里,直到他最后的离开。奶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很多事情记忆都模糊了。爷爷活到了快90岁的高龄,因为大伯和姑姑都在城里,虽然他时常会去大伯和姑姑家里小住,但他还是更喜欢和习惯跟着我爸妈过乡下的生活。在我爷爷最后瘫痪在床的三年里,我妈从没有一句怨言,她默默的付出着,村里的老人们都说,瘫痪在床上的人一般都是满身的褥疮,而我爷爷却没有起过一个褥疮,老人们都说真的是多亏了我妈这个好儿媳,我妈天天都给我爷爷擦洗的干干净净。在我爷爷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时候,我爷爷曾经握着我妈的手说:闺女,谢谢你把我照顾的这么好,他老人家的眼里满是泪水。我想那是幸福的泪水吧。

      因为从小就耳濡目染,看到了爸妈对爷爷奶奶的孝顺,所以我和弟弟更是加倍的爱着我的爸妈,当然还有我的姑姑和大伯。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的大伯和我的姑姑对我也是一路的呵护。我上学时,我姑就给我寄各种在镇上买不到的书,那时候同学们都羡慕到不行,而姑姑每次寄给爷爷的钱,爷爷也大都给我交了学费。后来我去了大伯的城市上学,我每周末都会去大伯家,大伯平时不舍得吃的荤菜,只要我去,他就会去食堂给我打好吃的,糖醋里脊,纯瘦肉的茄合藕合等各种好吃的。那时候吃的味道现在还记忆犹新,只是现在却永远也尝不到那种味道了。可能我们这一代就我一个女孩吧,大家都对我格外宠爱,我的大伯母也曾经说过,这么大的家族里就这一个闺女,到时候我们一起养,可见他们对我是多么的宠。小学的时候,我的耳根上长了一个瘤子,后来突然破了,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天天流血水。医生说只能手术,但是我还太小,在头部做麻醉是很危险的事情,所以只等着我长大,好不容易挨到了小升初,大伯帮我找了一个专家,那个专家是我们村的,他是继我姑姑之后的第二个大学生,他主刀帮我做了那场手术。我现在依然记得那场手术,因为是在头部,医生估计没敢打太多的麻药,以至于后来我都能听见手术刀在我耳边切的那种“嗤嗤”的声音,我也不知道那么小的我怎么会那么坚强,医生在我耳边说着:如果痛,你就哭出来,喊出来,没有关系的。可我硬生生的坚持了下来,没吭一声。整个手术耗费了近两个小时,可对手术室外的大伯和我爸来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我还依稀记得,手术前大伯又去找那个专家咨询时,他脸上挂着的担忧,问了人家一遍又一遍,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我也依稀记得初中报名的那天,我因为休养在家不能前去,我爸为了逗我开心,系上了我的红领巾,背上了我斜跨的小书包,骑着自行车走了十几里地替我去镇上报了名。那时候的他们大概就是我现在的年纪吧,转眼都已是花甲老人。

      想说的真的有太多太多了。一打开话匣子就像泄洪的闸门被打开,说也说不尽,讲也讲不完。一场白血病把姑夫永远的带走了。我永远忘不了姑夫在无菌病房说的那句话,等我好了,我一定要去山东好好待上一段时间,以前去,都是匆匆忙忙的。可是姑夫没有等到他好的这一天。每每想起他说的话,我都会痛心难过半天,那么和善的一个人,还那么年轻,怎么说走就走了。我在北京的日子,姑夫和姑姑给了我父母般的关怀和照顾,鼓励我支持我能够在北京立足站稳脚跟。在姑夫生病的那段时间,我们整个家族几乎都来了北京,从开始化疗到姑夫的最后离去,我们为姑夫的离去痛心,但同时也更是心疼我的姑姑。我爸在京陪伴着姑姑熬过了她最难过的那段时间,精心为她做一顿饭,用心的陪她晚上出去溜达一圈,直到我姑释怀走出来他才回了老家。

      大伯,我爸和姑姑他们三个之间的感情不是用文字可以描述出来的。而他们为我们这一代的付出,也不是言语可以表达的。我想这就是亲情吧。因为亲情是永远的联系,亲情是永恒的存在。

      看着饭桌上和乐融融的一大家子,我从心底里是暖的,是幸福的,只希望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亲情是每个人心底最永远的温馨!
      写出我们想叙的亲情,是无比轻松快乐和欣慰!
      欣赏你以及你的每一篇用心写成的暖文,也深深地打动了我!
    • 一凡谢谢您的点评!
      拉黑 1周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读罢很感动!耳闻目睹过兄弟姊妹之间不和睦的家庭,你们真幸福!永远祝福你们!
    • 一凡谢谢您的祝福!因为父辈之间的相亲相爱,言传身教于我们这一代,让我们更加懂得了的亲情的无价。
      拉黑 1周前 电脑端回复
    • 雨中行@一凡 嗯嗯,言传身教潜移默化对孩子的影响很重要!
      拉黑 1周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你需要登录,才能进行发帖操作
    • 单栏布局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