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生来孤独,所以要寻找远方

一切都经过了,一切都走了,一切都熬过了。生命的底色里便增了韧、添了柔,这时候,平和下来的生命,便可以沉静到动不惊、扰不乱。

一直以来,人生摆在我的面前是一条,有着无尽分叉的小径,充满了无限的可能,不管选择哪一条都会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未来。

而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去远方并不知道远方有什么也不知道这样的选择是否适合自己,只是一味地想要出发,想要迫不及待地去未知之处冒险,不管付出怎样的努力。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趁没有被生活拖累的时候,趁还有勇气出去走走的时候,我想跳出自己的生活圈子,看看这个世界,天地,到底有多么广阔,在另一个地方生活的人们到底过得怎样不同的生活。

所谓的人生,怎样去进行另一种可能。

我买了一个超级大的箱子,一件一件,朝里面拼命的填充各种物件,那个箱子越满离家日子越近终于到了在机场相拥告别的那一天,我像个真正没心没肺的娃儿东拉西扯说笑,拥抱,唯独没有离别的伤感,走到安检口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回首只是抬抬头,把快要涌出来的泪水收回去。

既然是自己选择的,那就义无反顾吧!

后来听一同去机场送行的好朋友说,看我大踏步地消失在安检口甚至没有转头看一眼,母亲哭的稀里哗啦。对于孩子来说,这是一种充满兴奋的新奇与期待,对于母亲来说是一种不得不放手的无奈与失落,没人知道远方有什么,只是无法抵挡它的诱惑,也无法停止他的脚步,我在比利时留学的时候,也曾迷茫自己的选择与追求,也曾整宿的失眠,也曾深夜里痛哭……但这些我都不会告诉家里,我只会在一个角落里独自舔伤口。

那些孤独的岁月,我学习到了最重要的东西,默默的忍耐和承受,让自己在钝刀子割肉的痛中,从麻木到强大。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新学年,刚从家里过去,借住在朋友家睡在四周堆着各种杂物的一张床垫上生病发烧又吃错了药。第二天醒来,整个脸肿胀的如猪头长满了疙瘩,最可怕的是按上去毫无知觉,我被吓得半死手足无措的第一反应,是给家里打电话痛哭一场,但是当我站在街边的公用电话亭插进去电话卡后又改变了主意,轻描淡写地问妈妈,这种情况该吃什么药……

通话的时候,眼泪止不住流下来,但仰头在仰头让自己不要声音又哽咽地颤抖,不要让电话线那端的家人听出任何异常。

人生来孤独,没有人可以时时处处的被保护,更没有人能够永远的伴随你,大多的事情,只有自己去面对去接纳去解决去消化,不管好与不好,不管痛与不痛都是必须承受的,这也是追逐远方所要付出的代价。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