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缘 之一 那本写满心情的日记本(续5)

“若然、若然,起床吃早餐了。”乔从下床拽了拽若然的被子。

“吃过饭,我们还要回家呢。下午还要赶回来…”乔继续说着。

对哦。

若然腾地坐起来,本周还要回家呢。昨天忘记给爸妈打电话了,该着急了。

若然拍打着脑门,有些头痛。

经过昨夜暴雨的洗礼,外面阳光甚是明媚,整个世界清新一片。空气里挟裹着青草的芳香,若然每踏出一个脚步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娇弱无比,是的,她也变了。好像是重装了一个新的自己,带着甜蜜的心事。像黛玉般柔弱娇嗔,她抬起手臂用手遮住朝阳“好大的太阳,乔,它会不会把我们晒黑呀?”顺势挽起雨乔的手臂,头放在乔的肩头,仰望天空,一片畅想。

 雨乔肩膀用力一抖,“风给你吃什么药了,换魂丹吗?”

“没有,大概是,我中了情花毒了。哈哈哈哈….”“乔,你摸摸我的心,是不是坏了,咚咚跳了一宿了…”

欢闹的笑声,响彻校园。这大概就是青春里最美的笑声,毫无顾虑、来自肺腑,成年之后的我们,很少再如此肆无忌惮的放声大笑了。

他们的教学楼共两层,逸风、若然、雨乔班级都在二楼。二楼走廊是用铁栏杆围住,站在二楼走廊上几乎可以看到通往教学楼的各条小路。

周一早晨,一个穿浅蓝色衬衣的少年,依靠着栏杆,双手插进裤袋,忧郁的神情,在观察着每一个步入教室的同学。 还时不时回望各个小路上行色匆匆的人。

他在找人。

上课时间马上到了,他仍然没有看到若然。

他悄悄来到若然的教室后窗,果然,前排若然的位置,空荡荡的。若然不在,去哪里了?为什么不来上课?

逸风更加忐忑、自责,是不是我的信吓到她了。她是不是在躲我?想到这里,逸风懊恼不已。

逸风一整天都在悄悄观察着若然空荡荡的位置,若然一天没来上课。逸风越发不安,若然是不是很讨厌我?我是不是伤害了她?若然是不是从此都不会理我了?反反复复的几个问题,逸风无法安心上课,在草稿纸上、书本空白处写满了他的钢笔字“若然,我喜欢你”、“你去哪里了?”“去哪了?”“我错了”;还有些许歌词:“爱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我是一只小小鸟”。涂鸦一般,涂满了纸张。

第二天、第三天,若然都没有来学校。

逸风,找遍了校园的任何角落,跑到小河边许多次,在小河边等了许多次。三天的时间,逸风仅仅靠一些矿泉水维持,他吃不下饭。他的心在煎熬着,他爱的姑娘,暗恋了三年的姑娘,在他表白之后消失了。周六那天小河边的温存画面还历历在目,他那样拥着若然,可现在若然没有任何消息,我仿佛失去了她,如此迅速,毫无征兆。

在那个只有靠书信联系的年代,等一封信的时间很长,想找到一个人的方式如此单一。错失了的人,或许永远就找不到了。

e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