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遗失客栈

         遗失客栈

          相传,自三百年前起,在凌霄山脚下出现一座装饰繁华而精美的阁楼,门匾上赫然刻着几个大字------轮回客栈。此间客栈神秘莫测,无论如何更朝换代,江山改姓,这客栈谁也动不得。代几百年来门窗紧闭,只会在不经意间迎接一位有缘人。从来无人知晓客栈的主人是何模样,甚至无人知其男女,只是听说从古至今这世间只晓两位客人的进入,容貌皆惊天为人,此后再无人见过他们的踪影,因此轮回客栈又被人们叫做遗失客栈。无数达官贵人亦或是江湖儿女想要进入探得其中的奥秘,奈何任凭五湖四海的能人异士各显神通也无法使得这座客栈有丝毫的变化。渐渐地人们快要遗忘这座客栈的存在,而就在一个大雨的夜晚,客栈迎来了他有史以来的第三位客人。

          他的身影似乎丝毫不受这滂沱大雨的影响,如玉的容颜也因不断从他脸上、眉间滑落的水珠而更加迷人,只是浑身散发的冷寂失落的气息让人倍感心疼,光是推开这扇门仿佛就令他犹豫了很长时间。此时,客栈内坐着位白衣女子独自酌饮,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正要端起酒杯的手似是顿了一下,继而抬头一饮而下低眉苦笑一番,像是自嘲弯起的嘴角让人心酸。

      男人推开门踏进客栈的一刻她微微抬头 ,轻喃到“我还以为你会放弃呢,两世了你都无法实现当初的诺言,真的还有必要试下去吗?”

         “对不起玖儿,我知道之前是我无法完全放开自己的心,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男人急切的说到,似乎红了眼眶,眼角残留的水珠不知是方才淋的雨还是情到浓处溢出的泪。

         玖儿看着他,向身后的座椅后靠了靠压抑着微微哽咽的声音:“无痕你前两次次来这都是这般说辞,隔着家国天下时你选择的是天下大义,隔着儿女情长时你选择的是血浓于水,我们之间那一点点孽缘于你而言根本微不足道,于我也是铁打的南墙,我撞了一遍又一遍,百年时间对你我虽不值一提,可我累了,你又何忍让我们再重蹈覆辙呢。”

          无痕摇头,本就悔恨的心方寸大乱,从未有过的心慌害怕漫上心头“不是,不是这样的,我知道从前是我该死,玖儿我求求你我们再来一世,说好的三世机会我们都不要放弃好不好,我知我心智不全不懂情爱,如今两世轮回已过我已然明白,只剩一次机会我不会负你了你信我好不好,我发誓若我再负你我自散精魂从此逝于天地再不缠你好不好?”

          玖儿闻言闭上眼睛不再言语,时间在沉默中一点点流逝,许久,她说好,我曾欠于你答应过你的我便不会反悔了,过了这一世便了断了吧。她不再抱有期望了,到最后等待自己的总是绝望。过去的画面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她答应过无痕三世机会,只要有一世他懂得情爱不再将那些所谓职责、忠义都排在她珞玖的前面,她就和他一起度过这世间无尽岁月,不离不弃,可每一次违背誓约的总是他。她不怪他,可她珞玖也不愿将自己的人生附于如此低微的爱情之上。前两世种种因果都像走马灯过于眼前,没有人有什么错,错的不过是这一段不容于世的情罢了,这一世无论如何都该有个结果。随着灵魂的震颤,这一世属于两人的爱恨情仇才刚刚开始,或相守生生世世或重新相忘江湖。

          京城闹市的街旁,茶馆说书人嘬了口茶继续眉飞色舞到:“话说这两年出了个女飞贼江湖人称桃娘子,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是那大魔头络神天的妹妹,前两年才为了她那魔头哥哥入过法场劫过狱,这两年更是嚣张偷过王公贵族家的宝贝,刺杀过当朝大官,前两天才一剑斩了咱那大理寺少卿......”下面有人提议,听这魔女干什么,说说咱当朝第一神探秋无痕吧,那才精彩呢。此起彼伏的支持声连绵不断,老板没有办法只得同意,喝了口水继续道:“嘿,话说这第一神探啊,那是咱已故老将军的遗子,自小文武双全,又得上天赐予一副极好的模样,是这京城所有小姐的心头好啊,谁知自几年前突然做了这京城第一神探,大大小小破了无数无头案件啊,这不前几天刚刚立一大功闻是在那桃娘子手中救下了当朝重臣,还是得圣旨亲封的御前侍卫大首领,还赏赐了一块免死金牌。只是不知若是这桃娘子和第一神探碰上了,谁的武功段数高啊”

          “当然是秋无痕了,那可是皇上亲封的第一神探,那桃娘子一介女流怎能和他相比。”台下听书的布衣男子喊道。

          “我看不见得,那女魔头可是珞神天的妹妹,又出身江湖定也是自小习武,这娇生惯养的贵公子哪能比得过。”立即有人反驳。

          “这要是两人相碰可有好戏看了。”

          “没错没错”台下客人起哄叫喊声接连不断,引得整个茶楼笑声传出甚远。这角落里有一贵公子神色淡然,朱唇柳眉,容颜极为精致,没想到自己这女魔头 还能与那秋无痕相提并论,真是有趣。过了一会,许是时机到了,她提步外走,不成想总是有些不长眼的够挡道:“呦,这是哪家公子啊,生的如此标致,跟哥一起喝个小酒如何?”看着搭在肩膀上的手,正打算折断这只狗爪便听见低沉的嗓音:“放开她”呵,这声音略耳熟,这是被大神探英雄救美了。

          “姑娘没事吧,刘二他不知你是女子,没坏心就是好玩罢了。”“没事,多谢神探相救,本公子先走一步。”

          “站住,把东西还回来。”两人一路追赶到十里之外的桃花林里,他拿剑指着她,“把从皇宫偷得东西交出来我就放你走,不然通缉令绝对不会撤,你和你哥永远不得安宁”

          “呵,我交出来就会安宁了?东西又不是你的你操什么心,拿不拿的回去你试试看”

          “别耍嘴皮子,给还是不给?”秋无痕沉声道。

      桃娘子提剑挥起,两人凌厉的剑锋将这桃花林毁个大半,秋无痕看着漫天飘落的桃花仿佛恍了下,模糊中脑中似是飘过了什么,很远很远了,那里也有一颗桃花树,漫天桃花飘落,树下有人弹曲,有人舞剑。又仿佛有一身嫁衣的女子就那样静静的闭着眼睛,心突然很疼,想哭的那种疼。突然右肩一阵疼痛,他才回过神,看着她愣了一会才皱眉道“你走吧,下次最好别碰见我。”

      她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却心烦意乱。自两年前哥哥莫名其妙的被那群蠢货抓到,劫法场时遇见那人,明明那么多次杀他的机会,每次想动手时都会一再犹豫像中了魔咒般不受控制。

          一路胡思乱想的回去后见到哥哥,伸出手来“大哥你帮我看看我是不是被下了咒。”珞神天闻言赶紧把脉,过后才松了口气道“没什么问题,怎么了?”珞玖疑惑道“我自两年前起遇到秋无痕那厮,每次想动手废了他都莫名犹豫,可是出了什么问题?”络神天一愣苦笑一声,轻道,“是出了些问题,怕是我家玖儿长大了动了凡心了。”她皱眉道“怎么可能呢.......他可是皇帝的走狗,我又不是不知他是敌人,况且我总觉得那个人是不懂感情的”珞神天看着妹妹,认真的神情又像是在透过这张脸看另一张面孔,“玖儿,动心了就去试试,追上了就好好在一起,追不上将来也是那小子后悔,只给他一次机会,最后一次,他再放弃以后永远永远都不再为他烦心了,可好?”他想秋无痕啊秋无痕,这是我妹妹最后一次围着你跑了,三世轮回七情六欲都已补全,欠你再多这几世也都还回来了,你若再不把握那你便配不上她,我就永远都不会再让你打扰她了。

          珞玖眼神还在迷茫,许久之后她说好。从那以后她总是往皇宫跑,跟秋无痕比轻功,两人围着这皇城一圈一圈的绕,乐此不疲,每次秋无痕总能在她那拿回她偷得东西。后来有一次他又追上她,他忍无可忍道“女人你就不能歇几天,天天围着京城跑不嫌累吗?”她看着他勾唇一笑“我叫珞玖,记住了。”然后隐于黑夜中消失。秋无痕大概被这个笑容惊艳到了,过了会才慢慢重复道“珞玖”,玖儿两个字猛然浮现在脑海里,陌生的画面一闪而过,快的他根本来不及抓住什么,只在一刹那间似乎看到有女子笑的动人低眉抚琴,漫天大火拔地而起.....他抿了抿唇,转身回去自己的岗位。

          又过了一段时间,京城里突然传这第一神探和当朝大公主有一段婚约,是两人还没出生时,已故老将军夫人与皇后亲自定下的,当时那老将军已病入膏肓,为的是在没有父亲撑腰时保秋无痕一世荣华无忧,在秋无痕出生后将军夫人竟也难产没能保住性命。珞玖也知道了,她很久没再去偷东西,只是每天都静悄悄的女扮男装去那茶楼听段子。又有一天,那说书人拍桌子道“昨日里听我那在宫里当差的小舅子说,这第一神探触了圣怒,差点惹了杀头之罪呐。大家伙儿都知道这秋无痕和大公主有段娃娃亲,金童玉女多配啊,可谁知他不知何故竟在皇帝的屋外跪了一整夜,说是自己配不上大公主,非要退了这婚约,惹得圣上摔碎了手里茶杯,一怒之下竟要赐死秋无痕。幸好咱神探有一块免死金牌,抵了死罪,好好的驸马之位没了,金牌也就这么浪费了,还难免活罪,生生受下了五十大板。”听到这珞玖往桌子上扔了几颗碎银,猛然出了茶楼向药楼飞去。当晚,他又去了皇宫,果然,瞥见身后熟悉的身影,她轻抿的嘴角忍不住上扬,考虑到什么放慢速度,直到最高的那一屋顶,她转身停下把所有东西往他身上一扔。看着怀里大大小小好几个木盒“你是傻的吗,拿这么多干什么?”“那你退婚又为什么?”回答她的只有沉默。“红瓶内服,蓝瓶外敷,其他大补。”说罢又隐在黑夜之中不知去向。仿佛一切又回到了从前那般,两人默契的都不再提婚约的事。

          再后来络神天闭关突破功法,在藩王进京时珞玖找准机会将那老贼一剑削下了头颅替当年已亡父母乡亲讨回公道,这次当真是惹怒了当今天子,皇上昭告天下全面搜捕捉拿桃娘子兄妹,不论死活。秋无痕首当其冲被下令要求半个月内捉拿桃娘子,若有闪失连同手下所有士兵一同惩罚。他一次次下令要左膀右臂甚至全员出动捉拿桃娘子归案,眼看时限一过,没有任何结果。终于,秋无痕动了。熟悉的地点熟悉的人物熟悉的场景不同的心境,他依旧拿剑指着她,眼底的青黑显示他近来过得并不好,风扬起珞玖齐腰的长发落在他的剑刃上,断了一缕又一屡。她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动手吧”他盯着她一动不动,他想问问什么一定要逼我,为什么明知道是死罪还像个傻子一样犯,为什么不能安安分分做个平常的女人,可他不能,他是天子的心腹,是众多兄弟的首领,是老将军唯一的遗子。他能做的只是叫来下属将珞玖压入天牢。副将问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万一络神天来救她怎么办,秋无痕沉默,心里有个声音也在问为什么络神天来还不来救她,是否在等着劫法场?“先压入天牢”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后来皇上下旨,三天之后午时三刻街头斩首示众。临上刑场之前,副将前来禀告,犯人宁死不肯换死囚服,说要秋无痕亲自来。他来了,端着衣服,看着牢房内她的衣服已辨不出原本的颜色,被血染的像极了午夜梦回中那火红的嫁衣。高大的身影似乎有些晃动,手也控制不住的发抖。她任他乖乖的穿上死囚的衣服,惨笑着说“我就知道你会来的”他问“你哥呢”像老朋友聊天那般她笑着答“哥哥可能还没出关吧,他要是出关了才不会让我受这般苦呢”他单膝跪在地上捂上她的眼睛“别笑了,下辈子,别再遇见我了。”说完心脏仿佛疼的抽搐起来,他知道自己早在不知不觉中或许是初见也或许是后来被这个女魔头迷惑了眼夺走了心。她果真不再笑,只是看他,想多看几眼,忽然道“再也不会了,这是你了最后一次机会了”说完便跟着负责行刑的士兵走了。她想秋无痕你的心里装着天下百姓,装着朝堂忠义,装着血脉英烈,却唯独少了我珞玖的一席之地。不过她好像也不后悔,有些什么预感,仿佛一切快要解脱了。秋无痕依然跪在那里,左胸口好像少了一块,很难受,比失去父亲还难受,那像是生生世世无法解脱般的痛苦。脑海中似乎又闪现了什么,那冲天的大火,有人和他约定过一生一世,然后........然后失去过,很痛很后悔,恨不得去死......

          时间在他发呆中一点点流逝。他突然站了起来,不顾跪的发麻的腿,冲了出去,只想快一点,再快一点......很近了只还差一点,有人喊“时间到,行刑”秋无痕的心脏仿佛停了,他不知道怎么赶到、怎么在一剑砍断了刽子手手里的大刀,他只知道他救下她。他跪到了珞玖的面前抱着她,她在他怀中笑着“你来了?我以为这一次你不回来了呢。”秋无痕红了眼眶“对不起,对不起玖儿我来晚了对不起,我不会放弃你了,再不会了”

      谁都没看见人群最外圈有个带着黑色斗笠的人默默离开了,斗笠下微微勾起的嘴角,仿佛在说:终于来了。

       

    • 5
    • 12
    • 0
    • 215
    • 0
      打赏了1000金币。
    • 0
      稿酬奖励 1000 金币。(为防止刷赞,最终稿酬根据阅读量设封顶限制)
    • 0
      君怀袖1级作家
      打赏了2金币。
    • 0
      长安一诺1级作家
      打赏了10金币。
    • 0
      长安一诺1级作家
      好看😊
    • 0
      沧海遗泪2级作家
      @admin 谢谢😜
    • 0
      恭喜!文章被“写作之家网”公众号推荐,今晚9点发布。稿费于7天后在此以打赏的方式结算,您可自行提现。
    • 1
      喵星的喵3级作家专栏作家
      @沧海遗泪 不用谢,我觉得写得很好
    • 0
      沧海遗泪2级作家
      @妖妖小白 谢谢😜
    • 0
      沧海遗泪2级作家
      @卧云 谢谢哦
    • 0
      卧云3级作家
      打赏了10金币。
    • 0
      喵星的喵3级作家专栏作家
      打赏了10金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